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走着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滚不动了  

2008-10-21 14:09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最后一次在国内看live,是vision divine,意大利的交响金属,去年这个时候,在东园路本色吧。大下午的,买了张VIP的票,到里面发现随便坐。去之前听了整天labyrinth,另一支意大利的金属,我半躺在舞台旁边的沙发上,心情如搁置一天的的开盖啤酒,乐队是好乐队,准伍德斯托克的水平,观众也捧场,十几个小孩在台下撞来撞去佯狂着。坐那么一会就觉得不舒服,太嘈杂了。再加上腿还没好利索,默然退场,出了大门旁边有人推着自行车卖菠萝,泡在大塑料罐子里,切好用木棍穿起来,一块一个。

有那么几次现场印象挺深刻。一次是唐朝来深圳演出,在根据地酒吧。老孙和我,还有个人,忘了名字。揣了三瓶白酒到酒吧里又点了一打啤的。演出没开始我俩就喝大了,刚开演,老孙跃跃欲试就要到台上跟主唱丁武比身高,被老板杨坚死拉着。我跟一个报纸的摄影记者打了起来,互相飞脚,被保安给隔开了。只记得丁武的唱功很差劲,高音都唱撕了。后来看了写“摇滚党纪”的台湾作家方无行的另一本书“泥石流本纪”,也慢慢体会着生存的压力比生命的尊严更重要所以才不要脸的道理。那晚是真喝多了,后来我们三个又跑到新洲的麻辣烫继续喝,想不起来因为什么,被老孙刺激到了,撕碎了一千块钱,还哭得很激动,摔了几个啤酒瓶。那晚可真冷啊。现在想来,真是糗大发了。

老孙也有糗过,崔健来宣传真唱运动那次live,还是在根据地,杨坚把我俩安排进了休息室,在记者堆里,孙问老崔:“你对当下的行为艺术有什么看法?”。当时我都恨不得找个鼹鼠洞钻进去,崔健好像说没什么看法。老孙拉着崔健非要合影,指着一家报社的记者让人给他俩拍照。到后来照片连毛都没看到。

接着是在左右酒吧,华富路大灰狼旁边的那个,现早倒闭了。何勇刚从欧洲回来那次,没发疯把家烧掉之前。还是我和老孙,先喝了一大堆啤酒,状态就上来了。我第一次知道何勇的吉他原来弹的这么好,何勇有些微胖,穿着对襟白色龙纹底长袍,我喊了一嗓子“何勇你越来越帅了”,老孙心领神会跟着喊:你也越来越有钱了。何勇当时没搭理我们这俩精神病。但是我们得到快乐了,听现场揣着一颗平常心,别着签字笔是人家的事。

世界之窗啤酒摇滚音乐节,高旗崔健黑豹那么一帮人,李延亮的吉他真牛,弹没弹“距离”忘了,这是超载乐队我最喜欢的一首。崔健没出来之前,深圳的橡皮人乐队给暖场,主唱就是如今“旧天堂盗版电影音乐光碟贸易公司”的大股东阿非,当时他还没发福,表情严肃至死不渝的唱的很投入,还有点点紧张。我跟他老婆那时颇为熟稔,后来跟他也熟了,再后来橡皮人解散了,我俩踢过几次球他就胖了。最后是王磊,他当时在我心里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着,好像正是木子美在博客里写王磊和自己在酒吧老汉推车那季节,举国媒体沸沸扬扬的。正准备退场,都走到最外面的环形舞台了,就听台上响遏行云一声吼:春——天——已——来——了,交——配——的——季——节——已——到——了,我——看——见——你——笑——了,你——的——笑——把——我——吃——了。当时我头皮一下就炸了,这不是老孙和我在酒后经常唱的歌么,孙还说是丫原创呢。我回去买了罐青岛就扔台上去了。

接着,有那么一阵子,在梅林雕塑院,每到周六就举办些当地乐队演出,没有门票。组织者是谁不清楚,但陈溯,又名Billy Chen是其中之一,逼逼陈的part time job是在深圳电台主持节目,专门回答中老年妇女的情感问题。一次阿甘来深,我们地陪,陈溯先走了,送阿甘回酒店的路上打开收音,就听他在广播里大尾巴狼似的跟女听众套磁,我俩听着直乐,人真是有双重性格哈。记得梅林那时候Billy戴着副眼镜,出门叫下一个出场的乐队,很老练地说:哥们儿,该干活了。王磊一次也去了,搞了电子音乐,听的我一头雾水。2004年Kurt逝世十周年,组织了一批有激情但技术差的乐队轮番搞nirvana的歌。有一支乐队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,刚到雕塑院,进门就看到一位长发飘飘,足有一米八八的哥们儿,五官端正眉清目秀,严肃坐在台阶上摆pose,表情阴沉不说,还一副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样子。等开演的时候,才看出来他还与他的乐队格格不入。according to 他们主唱 and I quote: 白天在IT公司上班,但热爱音乐这片热土,为了理想和爱好。第一首是Smells like teen spirits。长发仁兄是节奏吉他,我看就初级班的水平,经常走调,但台风还真是国际水准,头发甩着,全身跟过电门似的,就差托马斯全旋了。乐队的其他人对他都直翻白眼,还看到主音还偷偷拿脚踢他。我们看着开心的不行。

再接着就是上海的顶楼马戏团来广东,打电话给阿非,他跟托儿似的夸顶马,说深圳的演完了,下一站元旦之夜在广州。想着就开车去了。酒吧名字忘记了,当时跟广州的一个妹妹陪着,她叫甚名谁我忘记了。张晓舟也去了,靠在墙上好像挺紧张。听了半天就无趣了,不是演出不好,是自己就觉得没意思了,摇滚没劲了,血液不沸腾了。驶回深圳在广深高速的凌晨2,3点,路上基本没有车,挺舒服。后来才听说没走多久,顶马这几个好玩儿的哥们儿全裸谢幕。没看到可惜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