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走着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累的不善  

2009-01-03 14:43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回来半个月,中途在东京呆了一晚,准确说是喝了一宿。下了飞机存好包,雪松接上我直接去了东京国立竞技体育场,看了丰田杯开幕式和球赛。老实说,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场看丰田杯,更妙的是,双方参赛队伍我都不认得。球场很干净,重要有大屏幕,清晰,可以看慢动作。接着喝了三个地方到早上5点,上野坐车赶往成田机场,刚上车,车厢里就三个人。实在疲惫,不知不觉睡了。等张开眼睛满满当当的人,很安静。看表睡了一个多小时,还在担心是否坐过站。瞧到车板上贴的路线图,上野和机场之间竟然有40个停靠站。东京于我有何印象,说不出来。拉面很好吃。吃东西很贵。见到了雪松和柄俊,两个大学毕业后就再没见到的同学,情何以堪,样子大家都有变化,但还能认得,四肢俱全,也许内在都有变化。好像雪松看起来变态了,日本啊日本。雪松个子很高,在朝鲜族里不多见。还一向吃素。曾有人问雪松你不吃肉怎么怎么还长的这么高呢。他说长颈鹿不吃肉也很高。柄俊是个传奇人物,我们念的是法律专业,那个时候刚流行个人电脑,他不会英语,但这小子很专,慢慢的抠,买了几台电脑琢磨,毕业时水准相当于计算机系。所以他毕业证过了一年半才拿到,因为挂的科实在太多了。我们聊了很多,往事和国计民生。柄俊炒期货赔了十万美金。但还是乐呵呵的。能让人高兴的事情不多,万里他乡遇故知算一个,one night in Tokyo。

17号开车去了江浙和山东,昨天凌晨回到深圳。一共7200多公里,相当于一个长征。台州,慈溪,上海,杭州,同里,甪直,无锡,宁波,宿迁,青岛,黄岛,莱州,莱西,黄岛,胶州等。见到了很多朋友和同学。去黄岛看奶奶,刚得了病,脑萎缩,偏瘫了。上次八月份回来,跟奶奶一起住还有个老太太,是大伯的丈母娘,刚刚去世,赶到胶州去出殡,扛着棺材从5楼下来。送堂姐去机场的路上聊了很多,死去的爷爷,他办的六十大寿是我见过最隆重的,他的出殡在那个小城市里后无来者。

一路出行听到了一些有趣的话,在苏北的一个服务区,一个很大的厕所,很多蹲位。拉完后出来,在门口站着一位中年男子,穿着工作服,一双眸子和肤色显示出他过着并不理想的生活。当我走到他身边,他先是拉了我一下,然后问了我一句话,由于不敢置信,就请他再说一次,这回听清了,他问我:大便冲了没有?在我的记忆中,已经很多很多很多年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了。我当时就笑了,还放肆的发出声音,没说一句话去洗手。他满脸委屈的走到我用过的蹲位,拉开门看了看,又回头看了看笑容满面的我。

在杭州,走在小巷里,路过一个修车铺,一个老妇女正对着看起来像她老公的人大声说,她男人正蹲在地上修电动车,她说,面子?能挣到钱就有面子,挣不到钱就没有面子。

在宿迁,一个公司里。门卫是个老头,但表现出来的是绝对不适合他身份的权力庄严感,他要我登记,工作单位和住址,我当时很紧张,因为我实在听不懂他的方言,竟然紧张到当他说出一长串之后我回道:parden me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