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走着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劳动党  

2010-04-20 14:51:2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下午买箱啤酒回家,刚从车上下来,迎面走来一原住印第安人,虽不认识平常遇到还是打招呼,看到我手里的啤酒,开玩笑说“我不介意你带着它跟我一起回家”。我喜欢有幽默感的人民,在超市买东西,手推车被一个女的推车撞到,她赶紧说:“对不起,女司机哈”。。上周五踢球,跟我一边的是个矮小的女孩子,东奔西跑就是碰不到球,没办法,在场上跟我说:我跑的就像一只没有脑袋的小鸡(I am running like a chicken no head.)

踢完球左脚踝旧伤复发,疼的很。年过三十,运动状态下滑的厉害。今年是大学毕业十年同学会,能赶回去一定要参加,大一的秋天,天刚擦黑,穿着运动服和跑鞋穿过操场,走着走着就有跑的冲动,就拼命地往前跑,比刘翔快,略慢于光速,身轻如燕,满身逍遥,就感觉踩着风火轮样会飞起来,还腾空抓了一手树叶。这种感觉在那以后再也没有过,时常回味。

这几天拖着残腿上班,还在家帮着整饬后院,大工程,要在后院建一小型鱼池和瀑布,还要割枝除草,打桩重装围栏。下午和blaze挖鱼池,挖着挖着我就搞不动了,蹲在那直喘气,还想起来小学初中植树节,那洞挖的,比兔子还专业,能让劳动不上课比把个妞都高兴,咋挖不累。闻着泥土和腐枝烂叶,看到比蜂鸟略大的小鸟在木桩上打了一个个洞,筑了巢在里面。松鼠乱窜。枯木在泥中久矣,一掰就碎,里面都是虫子,有带壳的,和一节节的。兔子在旁围观,两只小狗琢磨怎么能把兔子摁在那。

期末刚考完试,老板就给我加班,昨天晚上干到12点,今早6点半又去。我试着找自己的临界点,总是身体累的不行,在床上还睡不着,脑袋里不停的过coldplay的fix you的歌词:当你疲惫已极却无法入睡(when you feel so tired but you can not sleep,,)。词写的很棒,前两句是:当你拼尽全力依然失败,当你得到你想要却不是你所需 (when you try your best but you can not succeed, when you get what you want but not what you need)。。。越叨叨那句越睡不着。

打工的餐馆不少是学生,没几个是全职的,老板最怕的就是学校的期末考试,请假的多。而且劳动力市场供小于求,昨天他跟我说可不可以多加班,语气虽然平和,但眼神有哀求,我心一软就答应了。这钱赚的,比在国内上班的时候辛苦多了。台湾大厨是希望我加班的,因为餐馆里就我能说国语,常找我聊天,餐馆的八卦,自己的女儿,从台湾来加拿大20余年。挺有趣的人。我俩什么都聊,从东北三宝到台湾政坛,陈水扁吕秀莲,他最喜欢看大陆电视连续剧,说的一些我都没听说过的,他的英语不是很好,说起来很有意思,说之前一定要长长的“恩~~”一声,酝酿一下,声音很大,只要他一“恩”,,旁边的老外员工就马上支起耳朵,知道大厨有谕旨。

跟我一起经常坐班的是20刚出头的Day,学生,面容清秀,开始我听他说的最多的是“say that again”,因为我吐字不清晰。后来混熟了,我俩经常开玩笑,如果我帮了一点忙,他就说:you are the man,,you are my hero。(你是我的英雄,你是犀利哥)。。说到我烦,于是我也开始说你是我的英雄,每隔半小时说一次,他都无奈了。

MBA还有最后一个学期,从学业上讲收获比大学四年要多,一是考虑项目和问题有了方法论。二是演讲有提高。我喜欢在讲台前滔滔不绝手舞足蹈的感觉,这学期演讲比较频繁,很锻炼人。。从前做一项目,Intel北京公司的一个女高管,一起开会的时候,连主持会议到项目分析有条不紊非常得体,很职业化,从鼓励听众到引导问题专业的很,我知道了,现在学的就是这个。

大学时白上了,知识早丢到爪哇国,一到考试就背法条,背完就忘。97年学刑法,刑法改了,学合同法,合同法改了,婚姻法,婚姻法改了。就连宪法这么严肃的根本大法建国后都能改几次,我属于对国家的法制建设信心不足的一小撮。

转的武汉蔡甸监狱的帖子,我认为里面的可信程度很高。我相信只有你想象不到的黑。人整人,方法无穷无尽。看看那么多国人受过欺负的脸,看到听到那么多一有分歧看不顺眼就咒人去死的话,就知道我们国家的教育一定有问题。法学念了四年,最后从事的几个工作没有一个和其有关,是有原因的。

讲讲大四实习的事儿。当时家楼下住的是市中院刑庭的庭长,通过他我在刑庭实习了一个月,我跟的人姓Y,面容耿直,我叫他Y哥,开始就是看卷宗,公安和检察卷,卷宗血淋淋的,到处是红手印和案发现场及枪毙照片,能读的我都读了,里面真是千奇百怪。曾有一个农村老头,总来,抽旱烟,味道极冲,看到他在走廊给人跪下,求着什么。

一个Y哥办的案子是某副区长贪腐,找女证人,本来说好的可以当证人,后来怕报复不当了。在办公室里,Y一只脚踩在凳子上眉头紧蹙的对着话筒大喊:就你这样畏首畏尾社会风气还怎么能好?!他是我在实习期间喜欢为数不多的人之一,不知现在如何,是否还有正气。别人告诉我说他有背景,父亲是市人大主任,市里公子哥我见过一些,属他最靠谱。。

和一个女的去看守所宣判,路过牢房,好奇往里看,大通铺十几个人都盘腿在那坐着,阳光灿烂,人的面目是虚的,微粒在阳光下漂浮,一直也忘记不掉。宣判死刑的时候,带着脚镣手镣的被告笑嘻嘻的,跟管教说:我要先走一步了。
我站在旁边看着觉得人真是很不好琢磨。

后来去一个县城开庭,提审几个犯人,在车里,都坐在我后面,隔着栏杆剃着光头,面目寻常。第一个是一个老人合伙跟几个儿子杀了自己女婿。据称是女婿很坏。老头顶缸,成了主犯。开庭那天,老头在我身边,外面隔着警察是他的家属几十个人,我出去透透气,刚出去,他的一个女儿扑通就给我跪下了,手里拿着一盒饺子哭着求我递给他爹吃。我脑袋轰的一声,没见过这阵势,下意识的接过来,转头看着Y,也带着乞求的眼神,他犹豫了一下同意了。后来告诉我,犹豫是因为政策不允许,担心食物里夹带毒药或者铁丝之类。

开庭的时候,审判长是我们当时的副庭长,中年女,很干练。气氛肃穆,老头站着,下面还有家属哽咽。公诉人正在念起诉书,我也聚精会神的在听,这个时候,手机响了。。那时候,手机挺稀罕,我正纳闷,抬头一看,高高的审判席,三个座位,左右审判员,中间审判长国徽下面的位置空了,再往下看,心里一下杯具了------她正在座位底下蹲着笑嘻嘻讲电话呢。。晚上是县长请吃饭,推杯换盏,回市里的路上,车里不停的讲质量差的黄色笑话。

我吃完了出来在车里呆着吹口哨,Y也出来坐着休息,听着说这是什么曲子,挺好听啊,我说这是秘鲁民歌,老鹰之歌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