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走着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亦乐乎爱丽丝  

2010-05-17 17:06:1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从安第斯山脉走下来是一个村庄,依山傍海,石林遍地,寻了个打尖处,点了几个叉烧包。老板上前笑嘻嘻的说:客官要不要尝试我们自酿的米酒,只是小店有个规矩,不能喝过三碗。我看此人大鼻头,戴顶鸭舌帽,眼珠子绿色,掺着夜的黑。俗话说面容忠厚要格外小心。我问:老板怎么称呼?“免贵姓聂名鲁达。我不禁大吃一惊,莫非此地是智利国。赶忙问着:您就是大名鼎鼎的聂鲁达,鲁智深是你什么人?


我的灵魂弃我而去/我的骨骸却紧追不放?聂鲁达不禁浅酌低吟起来。话音未落,从里屋走出一小娘们儿,系条鲜红生绢裙,擦脸胭脂铅粉,敞开胸脯,露出深不可测的乳沟,却是孙二娘。我心里想:操他妈不好了,这是黑店。脸上赶紧谄媚的笑:孙大姐在中国开店好好的,怎么万里迢迢跑到南美?孙二娘悠悠的叹口气说,国内竞争太激烈。喝过三碗,握紧聂鲁达的手说:聂兄,您的诗作在我们国家流传甚广,粉丝很多呀。尤其我特别崇拜你。聂一怔回道:真的么?真是太谢谢了。我面容一整:请先谢国家。

喝了十八碗,走过十八弯,眼瞅着到了秘鲁,到了秘鲁自然要先探望略萨先生,我对他说,您的《城市与狗》翻译成中文后大卖,一时洛阳纸贵,狗肉店天天爆满。略萨眉头一蹙:洛阳纸贵,为什么不在东莞印呢。我连忙说您还知道东莞呢?果然德高望重,略老淫笑道:厚街去过几次,那里的小妹,咂咂。我赶紧也陪着淫笑起来,趁景赶紧说,开张介绍信吧,我还要去哥伦比亚探望马尔克斯呢。略萨一脸疑惑:马克思?不是在德国么?信手一挥写道:许多年以后,面对行刑队的时候,奥雷良诺,布恩迪亚上校一定会想起父亲带他去看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。 我一看,嘿,靠谱。

一路跋山涉水,一袋海洛因的功夫就到了哥伦比亚,马尔克斯先生已经很老了,旁边搀着个人,走近一看是马拉多纳,连忙手里拿出汽车杂志让他签名,"马老师,我有个朋友叫严绍健,他特别喜欢阿根廷国家手球队,一再嘱咐我来到阿根廷请您签名,没成想在这遇到您了。请问阿根廷在2010南非世界杯能走多远啊?
马拉多纳:不孚众望,起码能打进32强。

告别尊敬的两位马老师,我有些感伤的前往此行的最后一站布宜诺斯艾利斯,旅程总是在临近结束的时候才感到囊中羞涩,想起一则轶事,有青年人送诗集与博尔赫斯,名为“祖国在我心中”,博尔赫斯叹息评到:朋友,这真令人不适啊。见到伟大的博尔赫斯,我不禁口齿不清嗫嚅起来:博先生,借点比索吧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